当前位置: 首页 > 年级风采 > 高一年级:我与学生共生长

高一年级:我与学生共生长

2020年06月18日 19:26:57 访问量:1209 作者:刘小锋


赵开是全校的名人,提起他,上至校级领导,下至各班学生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他自己也引以为豪。

假若随便叫一个学生,说说赵开的特长,那定是“如数家珍”:上课迟到,课堂睡觉,课间打闹,自习早退,成绩落后,生活邋遢,翻墙上网,半夜窜宿……甚至,有的学生能生动地描述他的故事:为了上网,披着被子从宿舍楼往下跳,真是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,简直一学校版的哈利波特。

一提起赵开,老师们的第一反应是,他又出什么事儿了。

可就这样一个学生,这样的,一个学生,让人想不到的是,竟分到了我带的班。

刚认识赵开时,他是以一个甜蜜的睡姿来招待我的。那阵我还是他们班的语文老师。记得很清楚,我把他叫醒不到五分钟,他又一次睡着了,用同学们的话说,“燃烧点”很低。自此以后,我的课堂上他很少“醒过来”。过后听其他学生说他每节课其实都是那样子,我掐指一算,一个月180节课都在睡觉,真是学校一大奇迹,真的,奇迹。

就这样,赵开睡了一学期,睡到了我所带的班级——文科班;文科分班后,我竟然地,成了他的班主任。对于“上苍”的如此安排,我真是万万没想到。我认真细致地抚摸自己的胸口,给自己温柔地说:认命吧!

任命!任性!似乎都不行,但绝不能认输。

我的确是一个不服输的人,更属于眼睛里容不得半点沙子的人,暑假里经常琢磨这事儿,总觉得心不甘;不为别的,只为你是一个人民教师;这个职业注定有的事情容不得你退缩。

高二开学时,我决定:我要变,我要改变赵开。

改变工作在悄无声息中开始了,这次又是一个想不到,但主角变了,是赵开。赵开竟然轻易地改变了。

200993日晚,新班成立以来第一次班会。对于第一次,我绝不会轻易放过,班会上我明确表态:对于所有同学,我将一视同仁,无论以前是英雄还是“狗熊”,在这个新组建的班都是布衣,至于以后是否会成为将相,那就看你的付出。当天晚上,我就给赵开重新排了座位,结束了他永远倒一排的历史。

一次极为平常的排座位,果然激起了他心中的涟漪。预料之中,我发现了他脸上满意的笑容。我觉得,他有救。

晚自习课间,我开始试着跟他聊天,我的话不多,但有分量;我告诉他如果我跟他素不相识,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腼腆内敛,像个女孩。我还告诉他我知道他是故意叛逆。没等他回答我,我便让他回教室了。

第二天,果真奇迹出现了。他上课竟然不睡觉了,虽然这举动在意料之中,但又似乎不合乎情理。我有点不敢相信我也有点欣喜若狂。我迫不及待把这消息告诉了他远在外地的父亲,电话那头他的父亲哽咽了一下,停了好一阵,才突然不住地道谢起来;他的父亲具体说了什么,其实我也记不清楚。声音颤抖地表达完,似乎也意犹未尽,接下来又出乎意料又挂了电话。我感觉到这不是没礼貌,这一定是他父亲真正的激动,真正的沸腾。

我有了信心,我为我的成功感到高兴,并且感到自豪。赵开成了我的重点培养对象;改变他必然成了理所当然的事。我几乎是每节课都要站在教室外边看看他的,这我好不夸张。我看看他,心里就会踏实。

我相信:我会改变他。

是不是天下好事皆多磨,我也不能搞特例。我又一次认识了想不到。

好景不长,不到一周,赵开又不行了,其他违规的事我不知道,但我眼见的事实证明:他上课又撑不下来了。

我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怒火跟他谈了话,依然很少:“你能保证自己以后不睡觉了吗?”他说能。我心想,作为一名男子汉,言而有信是最基本的做人原则,我相信了他。但,我又错了。

开学后第二周周一晚上,他突然跑过来给我请假,说去校医室看病,我同意了。过后,由于担心他的身体,我又去校医室看他,但结果人早已离开校医室,我知道出事了,但又不知道去哪里找。我能找到的地方都找了,我的怒火在燃烧。最后在学生的“指点”之下,我在校园小超市里找到了他,他正在打扑克牌,站在他身后好一阵,他转过身,发现了我,他傻了眼。

相对无言,一直到教室。

他给我写了忏悔书,道出了心里话——自己的毛病不是一天两天养成的,也不可能一两天彻底改变,希望我能帮助他。

我原谅了他,我打消了开除他出班级的想法,我想给他一次改正的机会。那一次我思考了一个问题:无论孩子有多大的毛病,在父母眼里都是最好的,这其中的原因恐怕不独是孩子是自己的吧。我觉得我没有为赵开设身处地考虑,我还是有点心切。

明白了这个道理之后,我表面渐渐放松了对他的督促,实际上我又在进行一次秘密行动。几次次的软言相劝,赵开也摸清了我的脾气,在他看来,我的批评只是说说而已,并没有实际的强硬措施,但又一次让他没想到,我改变了教育方式。

一次,我去查宿,等到晚上十一点他还没有回宿舍,直到凌晨才回来。看到我在他们宿舍,他又一次愣了。我继续是话不多:你明天就别来教室了。我的语气很平静,但又很坚定。

这其实是小题大做,但有时候也应该做一下,说心里话,我根本没有让他离开班级的想法,只想吓唬吓唬他。第二天,他主动给我背诵了《归去来兮辞》,我还是叫来了家长,这次他意识到我原来也有发火的时候。

这以后,赵开明显比以前上了一个新台阶。

教师这职业凭的是个良心,我知道,要改变一个学生并非易事,但只要你的一心为学生着想,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。

写这篇稿子的时候,赵开正在认真看地理书,我坚信:赵开的路会越走越宽。我也相信作为一名老师,在教育学生的过程中什么是教育的本真。

 

编辑:李雨桐
评论区
发表评论

评论仅供会员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网校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
教育部 中国现代教育网 不良信息 垃圾信息 网警110
陕西省宝鸡中学版权所有 陕ICP备17018201号-1
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经营许可证 京ICP备13002626号-8
联系地址:陕西省宝鸡市东开发区高新大道29号
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087
现代教育网 提供技术支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Copyright 2006-2020 baozhong.30edu.com.cn , All Rights Reserved
陕西省宝鸡中学 安徽省霍山县城关小学 山西省忻州市七一路学校 衡水市冀州区信都学校 凤城市东方红小学资源平台 徐州市第三中学 忻州市教育局 五寨县教育科技局 五寨县新寨中心小学 文地镇小学教育网 玉树市小苏莽乡寄宿小学 连南县民族高级中学 华池县南梁希望小学 青海省循化县积石小学 本溪县教育局 辽宁省本溪县第三中学 衡山县福田铺乡中心学校 五台县龙泉学校 农垦牡丹江管理局高级中学 定襄县教育科技局